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亿:字与闲

在往事生活的某一瞬间

 
 
 

日志

 
 

许亿:三文鱼的好处,是不必勉强舌尖敏感又装逼   

2017-03-20 21:2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亿:三文鱼的好处,是不必勉强舌尖敏感又装逼 - 许亿 - 许亿:字与闲

                                                           

 

严格说来,茹生是一种哲学态度,显示了人类在吃喝问题上的首鼠两端:是回归还是进化?还是进化的方向就是回归。很复杂。

但复杂的问题不能影响到一个吃货的心情,这涉及到吃货的专业精神,当然,这是另一个问题。一桌丰盛的美味当前,必要的扯淡,大致有两种好处,一是分散注意力,一种是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尤其当两个吃货旗鼓相当虎视眈眈而食物的分量不足时候。为什么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是因为老子教导我们,太专注容易早泄,太刻意也就容易失望。

我们很多礼仪与生活习惯,其实就是从吃喝中来的,尤其过去物资匮乏的时期,吃饭有许多心机,比如集体食堂中打饭,第一碗不宜打的太多,太多,则影响到盛第二碗的进度,假如你慢上一拍的话,就没有第二碗了。

好吧,针对三文鱼这个问题, 我其实不太担心。不吃的人与爱吃的人几乎相当。在漫长的文明过程中,有一类人其实孜孜不倦的保持着动物的本能。他们对于食物有着尽乎原始的爱好,而另一类人,在进化中失去了茹生的勇气。她们显然,便宜了我们。

最早吃三文鱼,自然是很高端的商务宴请中,巨大的冰块上,精致摆放着几片三文鱼,红艳可喜,楚楚动人。只是鱼切的薄如羽翼,也或者冻得过于厉害,吃起来,可以听见沙沙的声音,其实是牙齿与冰水的细谈,在忍受冰冻与坚硬的过程中,往往我们会忽略到三文鱼的美味,假如厨师们出于善意,愿意给你保留一点三文鱼美味的话。

中式的商务宴请其实汇聚了吃喝流弊之大全。一切都是以谋杀食欲为目的来布局的,提醒着商务人士们不要为为口腹之欲而走神,东西做的难吃一点,有助于自己更为专注的拿下对方。是的,拿下之意,包含拿酒灌倒。

所以三文鱼尤其不合适在一大桌围餐中出现,这样的食物,如同打动一个女子,要的是一对一的恳谈,而不是公共场合吐沫横飞的演讲。

日式的方法,确实体现这种单打独斗的极致精神,厨师凝神贯注,切下一刀,再接着一刀,也就两三刀而已,而后将切好的鱼块递给你一人。你再接着凝神贯注,拿筷子夹起,包着芥末,再蘸下刺身酱油。吃之前最好用劲的看它几眼,然后再放进嘴里。先大口咬下去,再细细的咀嚼。

吃刺身最像出征前的战士喝临行酒,要的是决绝,果断,而后抒发豪情万丈,视死如归。可惜吃货就不一定了,也是决绝果断,但入口的刹那,电光火闪之间,也就一下子瘫软下去,不顾形象的说道,真是太好吃了!好吃到不想死了。

日本战国时的武将石田三成,战败后被判杀头,一路走上刑场的时候,忽感口渴,要点水喝。押送的士兵只找到几个柿子给他。石田三成道,恕难从命,吃柿子容易痰多。众人窃笑。我总在想这个石田,假如吃三文鱼该如何说道,是否介意此身灭后,不复食此人间至味,那还不赶紧找他的敌人德川家康求饶。

形容三文鱼的刺身好吃,绝对不能用入口即溶那样的词汇,因为,十有八九,那只代表这份鱼生,是时间放久了。

好吃的三文鱼,在入口的一刻,就像活的一样,它有些抗拒你口齿的咬嚼,然而娇柔无力。可惜脂肤冰肌,柔弱无骨,此刻谁不想咬上一口,当它的味道触及口舌的一刻,鲜美无敌,又是那样的妖媚动人,带着酱油的甜鲜味,如同在一片缠绵中不可自拔。直到咬到芥末的时候,顿时辣到涕泪克制不住,就像被反击了一个嘴巴。刹那间如醍醐灌顶,晃晃脑袋,欲望大增。需要强调的是,鱼块必须要切到适宜的厚度,这样才能感受到咬嚼下去的柔韧感,快意是如此的简单,它与你口齿之间的食物的厚度有一定的正比关系。说人话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很重要。

吃鱼生,多少代表了人类的某些暴力倾向,就好像一场床事之前,是以大力撕扯衣服开始的。食与色原来如此暗通的,吃三文鱼,过于克制显然是不合适的——毕竟我们又不是日本人,没有那么多对于纪律的训练。但你不克制也不合适。

就像曾经发生在寿司之神店里的那场小闹剧一样,闹出了几乎是国际笑话。因为那我们那个女同胞那天身体是真不方便,所以跟小野二郎要热食。将刺身搞热,就跟去麦当劳点肯德基一样。属于典型的砸场子。

蔡澜讲,“正统的日本铺子,绝对不会卖三文鱼刺身,因为他们老早知道它的虫极多,只能用盐腌制过后烧熟来吃。”三文鱼以前日本人确实是不大吃鱼生的,因为二战结束,日人穷困。便将过去很便宜的三文鱼拿来替代那些名贵的鱼类来做刺身。何以见得过去“三文鱼”便宜呢,旅日的翻译家李长声先生解释道,你看这鱼的名字就知道了,“三文”而已啊。因为美国人占据着日本,以前也没有这么吃过鱼,一吃之下,大为惊艳,三文鱼就成了热火的食材。

蔡先生的言论后来引发许多争议。当然无论结果如何,都不是我所在意的东西。我毕竟粗鄙,还是爱吃三文鱼,因为鱼肉的油脂多,红白相间,看着就有着东北大棉袄的喜庆感,吃起来,又油又滑,何况香甜无比。初食鱼生,还真要靠三文鱼这样的食材循循善诱。好吧,有些刺身确实味道清幽细腻,比如金枪鱼,比如鲷鱼,但几乎没有味道。所以实在抱歉没有为之准备好一份敏感又装逼的舌尖。

本来内心是那种初探世界的懵懂感,也就更需要强烈的刺激来激发自信与兴奋度。就像周星驰电影中,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黑社会大佬只有吃到那个撒尿牛丸时候,好吃到如可方物,便是镜头中他穿着白纱像《倩女幽魂》中的倩女一样迎着夕阳奔舞。

我心亦然。

  评论这张
 
阅读(167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