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亿:字与闲

在往事生活的某一瞬间

 
 
 
 
 
 

许亿:旁观台湾,他们究竟用民主解决什么问题  

2017-4-22 15:20:22 阅读1814 评论12 222017/04 Apr22

不久前,一个大陆人跟团去台湾旅游,半途脱队,向台湾当局申请政治避难。又接着,声称可以拿自己换被大陆扣押的台湾人李明哲。再然后,忽然声明主动回去了。台湾这个社会,确实藏不住什么秘密。大陆人回去后,爆料是被台湾有关部门诱骗离开的。

事情不复杂,复杂的是,一切归根到底,今时今日,台湾如何看待大陆。他的价值观和他的选择是不是一致。

尤其在两岸交恶的当下。送回异议人士,是不想在冷冻的两岸关系更生枝节。从这样的弱小政治体而言,未必不是明哲保身的明智。

但更深处,却失去了价值观,也对两岸怀抱大中华思想的知识分子都是浇了一盆冷水。当然,这甚至与这位异议人士的身份究竟是不是存在争议都无关系。

实事求是讲,蔡政府确实怎么这么做都是有很大的麻烦。所以,我看她的抉择,角度不见得要从最优考虑,而是从可受抗压的方向来看。当然,麻烦可远不止这一件。

李明哲在大陆被捕,但具体不明,他的案子,某种程度,因为其妻子的高调,也陷入了僵局。其妻指责前来沟通的中间人为掮客。甚至捎到到整个国民党。于是相关人员也宣布避嫌退出所谓营救。大陆方面也强硬面对。所以是非不论。由此倒是想起一个很根本的人性问题。便是大难当头,究竟是理想还是现实重要的问题。

过去,义士们能跑不跑,非要慷慨就义,以期实现理想。但对一般百姓而言,究竟是先脱困才算务实。——李明哲本身究竟怎么回事,我们都不清楚。但其妻代夫高调,也是争议的关键。有人说,她会将她的老公害死,也有人说,这是伟大情感共同意志。

这些问题的判断,很大程度源于我们的实际经验。尤其对于一个特别

作者  | 2017-4-22 15:20:22 | 阅读(1814)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因为苹果IOS的规则,微信公众号选择关闭赞赏功能。明眼人知道,苹果才不在乎公众号那点打赏钱的分成。他在乎是微信中不断开发的小程序,以及绕开他规则的内部支付方式。在苹果这个平台上,腾讯如同一个寄生兽,最终会掏空他。

另一个说法是苹果的支付方式Apple Pay在中国推进乏力。要找微信支付开刀。

而腾讯的应对,起手式却是停掉公众号的赞赏,同样也是无关紧要的作为,但替苹果得罪的是万千动笔杆子的公号作者。你知道,舆论这玩意还是起作用的。比如现在就有人提出,将来要在苹果和微信中选择的话,如何处之。

作为一个谈不上受到影响但同样不舒服的作者,非常主观的观察到,假如不得不选择的话,估计准备放弃苹果的可能要多些。

苹果的逻辑,犹如过去开一个类似苏宁沃尔玛那样的大卖场,供应商按卖场制定规则销售,卖场统一收银,并获取销售分成。所以腾讯的作为,某种状态下,像在人家的卖场里卖东西然后自己收银。是属于动了他的奶酪。

但腾讯要对付苹果的,却是一个更大的商业问题,这叫做垄断。以及所导致的非公平竞争、本来手机用户已经购买终端,所以有权使用任何方式。而作为服务商,理论上,不应多设太多前提。就想好多年前,欧洲法院判微软必须分拆一样,苹果在国外已经应对类似的官司。拿这个逻辑来看腾讯,其实存在一样的问题。

是的,所谓垄断的问题,才是根本。互联网时代,比过去的商业社会更容易发生垄断。因为互联网企业赢者通吃,有强烈的排他性。就好像以前打车软件凶残的竞争,看似便宜了广大消费者。一旦统一江湖以后,就是消费者付出代价的时候。

很多

作者  | 2017-4-21 16:37:29 | 阅读(1510) |评论(5) | 阅读全文>>

音乐是语言不能说明白的事情,因为它直指人心  

2017-4-19 0:10:25 阅读1098 评论3 192017/04 Apr19

音乐好的不得了的时候,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言语形容的再好,还是言语,当音乐一开始,所有的赞美就变成了注神聆听时候他人的喋喋不休,无疑是讨厌的。如果实在想要表达,那么 “好听”二字足以。

音乐是有情绪的,也许还有色彩,但是音乐应该没有思想,假如有,也该是被语言绑架了。我不太喜欢那些传统人士的乐评,尤其能把交响乐说的天花乱坠的那种。他用文字意淫了旋律与节奏,再用学问与权威蒙蔽了我们。比如《傅雷家书》里,大翻译家傅雷和儿子傅聪谈论音乐的章节,看到的分明是一种不容分说,一种刻意与强制。所以抱歉,即使日后傅聪成为一个著名的钢琴家。我却没能在他的琴声中听出想象,淡定,以及祥和与从容。弹一样的曲子,比如肖邦,另一位钢琴家霍洛维兹便大有不同。

有人在音乐中沉迷、流泪甚至慷慨激昂我相信,但有人在音乐中听出了爱国,就多少有点矫情。不过当一个情绪上来的时候,可以引申到你所要引导的方向。是的,音乐有极佳的催眠作用。听到入神时候,恰当的一点暗示,会叫人放弃判断无条件的服从。

熟悉的音乐,让我们在怀旧当中伤感一下,因为带出了当年的背景,我们最终是为背景中的往事伤感。但归功于熟悉的旋律。

最好的音乐是自由的,更是自然的,无法变有法,无衷变由衷。不乔饰,不厚妆,清清爽爽,干干净净。中国的古曲,大音希声。却绕梁三日,久久不能忘怀,坚硬的东西总不比柔软的东西永恒,犹如老子张开嘴说,他的牙齿掉了,但舌头还在。散漫随兴成了油然而生,而结构严谨,却意匠气十足。

音乐也可以是有格调的,繁复与华丽的乐句铺陈各个小节,一如深藏不露的绅士,每一个细节,是有

作者  | 2017-4-19 0:10:25 | 阅读(1098) |评论(3) | 阅读全文>>

一年食材最是清纯时候,春天莫误蚕豆米子  

2017-4-15 10:18:17 阅读1310 评论6 152017/04 Apr15

春天的时候,有几样东西是最鲜的,蚕豆便是其中之一。这时候即使简单做个蚕豆蛋花汤,起锅的时候稍放点盐,也是鲜美绝伦。我们这里虽然不时尚饭前喝汤,但饭后盛一碗来喝,也是畅快的不得了。好吃的东西其实是越简单越好,当然好吃的东西也是吃起来越直接越好。不施粉黛的美好,便是清纯。

春天还有一物最是迷人,便是河豚。那日和朋友做了一河豚蚕豆汤,好喝极了,河豚也肥美。其实我以前不怎么爱吃河豚。但也看情况,鲜活的河豚现杀做汤,当然绝美,加点蚕豆里面,更是鲜上加鲜。春天最大的好处,是舌头上的味蕾和食材们一起苏醒。当其时,当其食,有因缘际会的感觉。这时候,什么事情也可放下,唯独应季的食物不可错过。一错过,又感一年蹉跎。

所以有些反季节的蔬菜,永远达不到那种恰当其时的美处。甚至最好的保存方式,也留不住当季食材那种独一无二的鲜美味道的稍纵即逝。比如蚕豆,每年我爸都要剥十几斤放到冰箱里。但日后每吃一回都厌恶一回。味道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根本吃不出印象中那种鲜美,徒有其表而已。有些东西注定是种遗憾,也许正是因为遗憾,才生出惊艳感,生出美好。比如人生,若没有生老病死,无所顾忌,人人更是要作恶多端。

当然,小时候,根本吃不出蚕豆的好。小时候胃口好,吃什么都香,反而一些细微的好滋味,没有得到注意。

小时候吃蚕豆,记得只有一种吃法最好玩,便是盐水煮熟,用细线穿起来,挂在脖子上,如一串佛珠。一串蚕豆,可以吃一个下午,想起来的时候就拽一个丢到嘴里。与其他孩子打闹时候,也彼此拽对方脖子上的蚕豆吃,拽的力气大些,一串蚕豆散落一地。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诸人继续打闹,一哄而散。

作者  | 2017-4-15 10:18:17 | 阅读(1310) |评论(6) | 阅读全文>>

许亿: 近代中国思想启蒙,不妨先从严复说起  

2017-4-14 12:51:36 阅读1143 评论6 142017/04 Apr14

严复这年44岁,时任北洋水师学堂总办,除了学堂事务,这个福建侯官(今福州市)人还与两个浙江人办了报纸,一个是舟山人王修植,任过天津北洋大学堂总办。一个是杭州人夏曾佑,任天津育才学堂总办。他们所办的《国闻日报》,每日出两张,毛边纸印刷,两张都是八开版,单面印刷,对折成四版,两张共八版,四号铅字排印,每日约容8000——10000字,其版面内容排序首先是每天的“上谕”,其次是路透社电报,再次是报馆主笔(严复)的文章。再次是本地新闻,再次是京城新闻,再其次才是全国各地新闻。最后如果还有版面,就刊登一些外国新闻,“至于东南各省新闻,东南各报馆言之甚详,本馆一概不述。”报馆缺乏新闻采编人员,新闻来源其实是很不足的。而且缺乏合格的翻译人员,需分配给学堂里的学生分头翻译,最后还要严复统一校阅,工作量大,却成效未必大。

所以创刊还不到一年,从发行的状况来看,每天也仅1500份左右,销量不算太好,其中《国闻汇刊》刚过完年就停刊了。

因为销量不好,便想了许多办法,比如请在上海梁启超主办的《时务报》同仁想办法帮他们打开销路,又想走行政强制订报的路子,请两广总督张之洞发通知让他属下的官商看报。可惜无论如何折腾,还是一筹莫展。

当然销路不好,还不是大问题,更大的问题,是政府的宣传部门看不下去,已经奏请北洋将其封禁 。如此尴尬境地,诸人合议,为保住报纸,想出一个引进外资的主意。便是将报馆卖给了日本人。这当时日本驻华公使矢野文雄热衷中国的事务,与他商量以后,也算一拍即合。便达成了借日本之外援,保全自主之权宜之计。到了1898年的3月6日,便改由日本人西村博接办。加印

作者  | 2017-4-14 12:51:36 | 阅读(1143) |评论(6) | 阅读全文>>

许亿:有一种不幸叫做李敖前妻,忽然想起胡因梦  

2017-4-12 21:44:41 阅读20828 评论62 122017/04 Apr12

女人的优秀还是要等到她上了年纪才看的出来,我们楼下经常有些大妈骂街,想当年,她们年轻时候,又何等不是青春美好。美丽是天生的,也可以化妆出来,但气质却是时间堆积出来的,气质是因人而异,美丽并不很难,但气质却判若云泥,这是一个女人的真实价值,所以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这个女人他应该说的是少女,时间一久,大部分清水变成臭水,但有一些,却升华为水气,成了云朵。飘忽依旧,叫人想念而不可及。

认识胡因梦,是因为李敖,想来也不错,大明星还是要靠大文人留名。但李敖其人,说话的刻薄,使这个大美人,在我们的印象中似乎并不那么美丽鲜明,反而有戏子无情的印象,

历史因为男人的书写而偏向虚伪,好象张爱玲遗著《小团圆》出版,有说张本人无意发布此作,并想销毁。问其原因,是张不想此书发布,使无赖人再度受益,无赖人者,胡兰成。原来我们光听胡兰成怎么说自己的爱情的,却不知道他美丽的书写下面是害一个女人如此之深还叫我们误解成为她的一相情愿,张爱玲临死前的不原谅。到宁可毁掉作品也不施益与其。难怪研究学者许子东说,看来有些东西要重新考虑了。原来历史不是这样的。

原来胡因梦也不是李敖写的那样,三国时候王允要杀蔡邕,也不仅仅是因为他和董卓走的近些,而是因为害怕他是个写历史的,胡因梦后来自己写书自辩,我们读来,似乎她的叙述更可信点。但这些,已不重要了,李敖继续着风光生涯,继续取妻生子,过着名利双收的生活,胡因梦一如台湾很多知名女性,虽然醉心于佛法有点走火入魔的样子,毕竟过着清心寡欲生活,一个不抱怨,一个却不饶恕,李敖自言花8000台币寄50朵玫瑰给胡因梦做生日礼物,意在提醒其50岁了。刻薄如此且大言不惭。

作者  | 2017-4-12 21:44:41 | 阅读(20828) |评论(62) | 阅读全文>>

许亿:生吃大蒜头的乐趣,远非咖啡可比  

2017-4-11 10:53:30 阅读1625 评论9 112017/04 Apr11

蒜头是猪头肉的标配,当然,讲究一些,吃猪头肉,还需好醋,调以磨好的红辣椒酱,以及不可或缺的啤酒。人可以活的粗糙一些,但吃的时候,最好有些力所能及的追求。比如,拎着猪头肉到就近的一个朋友家里,让他准备酒来共饮,顺便聊聊天。

书上说,吃生蒜,最好先拍碎了,晾上一会,好让其中的某些元素挥发一下。要我说,麻烦!吃蒜大都是临时起意。谁也不能计算好晚上的雅兴是以一顿猪头肉将就,也就不能事先准备好一份拍好的大蒜,以就兴之所至。最关键的是,拍碎的蒜放久了,已经没有辣味。没有辣味,那吃蒜干嘛。

尽管爱吃生蒜,但糖蒜不在此列。不是说糖蒜不好吃,好酱园的出品,抑或我家外婆腌制的糖蒜,甜津津的,脆崩崩的,一点也不辣,单吃也是可以的。最好的吃法是早上就茶,或者就粥。和甜姜丝异曲同工,可拌卜页,可搭茶干。总之是早上餐食的佳品。问题是我不常吃早饭。也就不大想得起吃糖蒜。一个食物,假如定位已然明确,我就不大愿意在所谓错误的时候去吃它。比如,我中午基本是不会喝粥的,自然也就不会吃糖蒜。

我父亲爱吃糖蒜,无论早晚,一碗饭吃到最后,也会从罐子里夹一个糖蒜来吃,吃的津津有味,仿佛对于一餐之总结陈词,虽然无言,却一言难尽。但他后来糖尿病,不敢吃这么甜的,于是糖蒜在我们家基本绝迹。

吃生蒜,也不是一定要配猪头肉,基本一切肉食可配。但不与鱼同食,鱼的味道是鲜美的,蒜味可能遮住这份鲜美。另外蒜的作用不是提味,而是去除油腻。鱼不油腻。

也不宜与鸡同食,并非红烧鸡不油腻,而是,吃鸡需去剔骨。因为有这个过程,所以吃蒜不够畅快。当然还有更为个人的原因。我从不光口吃

作者  | 2017-4-11 10:53:30 | 阅读(1625) |评论(9) | 阅读全文>>

许亿:禅意是一种对于极致之美的发现  

2017-4-9 9:50:41 阅读1348 评论12 92017/04 Apr9

那年,65岁的皇帝终于见到了传说中很有学问的大和尚,有点兴奋,所以在谈话方面,不免有点急于炫耀自己。皇帝说:“我自打干了皇帝这份事业以来,建造了不知道多少佛寺,译写无数的经书,让无数的有志男儿出家做了和尚,你说说看,我这有什么功德?”

大和尚面无表情的说:“并没有功德。”

皇帝问:“为什么没有功德?佛祖想赖账吗”

和尚说:“这些啊,是你因为图报所以才做的好事,目的性太强的行善,总归是有缺憾的,好像你的影子一直跟着你,看上去似乎有,却其实是没有的。”

皇帝说:“好吧,怎样才是真功德呢?”

于是和尚说了一番非常虚头巴脑的话,他说:“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于世求”我懒得翻译,因为我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更别提这话还不是这次对话的重点。

皇帝与和尚的对话到这里,还是比较沉闷的,甚至令人沮丧。好像一个人为了所爱的人抛家舍业不顾一切。结果,答案却是,你这么做只是为了满足你爱的需要。

这使皇帝直截了当的问出了在一句著名的话:“什么是最牛逼的?”

大和尚说:“空寂无圣。”

皇帝终于急了,心想这些年折腾的什么劲,所以有些生气又问:“回答朕的问话的人是谁?”

大和尚说:“不知道。”

这段对话,据说便是禅话。

皇帝是梁武帝,和尚是达摩,他们未来的命运很离奇,尤其皇帝的命运甚至是悲惨的。但这不是我要去写的事情。因为有人考证,他们似乎并没有遇见过。即使如此,不妨碍这次对话作为禅学的一个著名公案流传了下来

佛陀拈花

作者  | 2017-4-9 9:50:41 | 阅读(1348) |评论(12) | 阅读全文>>

许亿:一个清朝游击将军眼中的高尔夫球  

2017-4-6 21:45:40 阅读1470 评论6 62017/04 Apr6

甲午战争开始之际,守卫中国北方的清朝军人,也开始不得不打起精神去面对这场战争,尽管他们内心对于局势的进展还是有些不知所适。

一位老游击将军,负责守卫牛庄的辽河炮台。炮台又老又破,仅以泥土夯筑。所以老游击,尽管很期望战争不要降落在这个原本人迹罕至的地方,但依旧戒掉鸦片,保持警惕。

一天,他发现,在炮台与海滩之间的沙滩上。忽然每天会出现一群外国人。行为诡异可疑。于是他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他们的行径,又在外国人离去时候,仔细检查了现场以后。开始给地方长官——道台大人写一份正式报告:

卑职因为当下局势紧张,以职责所在,不敢不向大人上报这件古怪的事情。查有若干洋人,在卑职的辖区内,在地上挖了许多小圆孔,还以一些金属物去装衬其中,而且做的特别精致,更可疑的是,他们还在四周挖了很多短沟。

这些洋人,每个人还带有奇形怪状的兵刃,可以将白色的弹丸远远的打击出去。这种情况,非常的诡异,也不是卑职可以弄明白的。但觉得一定与军事有关,所以恳请大人给卑职指示。

道台接到报告,当然也紧张,立刻将相关情况递交给驻华的外国领事。说,既然关乎军事,无论如何,都是极为敏感之事,所以必须要被禁止。也请领事重视并采取恰当的措施。

领事是一个英国人。他很快弄明白了情况,于是看似礼貌的正式答复道台,但话说的,就不是那么尊重了。

他信中说道:我尊敬 道台大人。您这位游击将军是个蠢驴,我的同胞只是在玩一个游戏而已,他们在别的地方也是这么玩的。这种游戏最好是在草地上玩,可惜这里没有草地,他们也只好在沙滩上将就玩。但他们这么做。没有经过您的允许是不对的,所以,建议得到您的同意让他们可以继续去玩。但无论如何,这都不值得您大惊小怪。

作者  | 2017-4-6 21:45:40 | 阅读(1470) |评论(6) | 阅读全文>>

许亿:我是如何被人骗的像行云流水一样  

2017-4-5 17:42:21 阅读1510 评论7 52017/04 Apr5

和尚微笑看我,以似曾相识之目光。于是我也眼看向他,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脑子迅速在想,此是何人?还没有想出答案的时候。那和尚已经说话,他道,我认识你。事后有人帮我回忆,说这句话是我先开口说的。我想要真是我说的话,结尾应该问号。

基于这句认识,也就不可避免搭讪两句。我向他客套点头,那和尚接着指着我云,应该是在茱萸寺。茱萸寺是此地的一个大寺。而我恰好也是年前去过一次,烧了几柱香,但记得未与他人搭讪。但这和尚言之确确,也就不好意思再去怀疑。和尚指着我的脸道,我之所以记得你,是因为你左鼻翼有个痣,左鼻翼有痣的人,大富大贵。

正月毕竟未过,我也不能免俗要听几句好话。且说的合情合理,更谈不上有不妥。说话间,已经送他出门。和尚自我介绍了一下,报出他的法号。我点头表示记下,道日后去茱萸寺拜访。和尚语态从容淡定,在告别的时候,忽然若有所念,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卡片。我当是名片,自然去接下。这时候和尚絮絮叨叨,开始讲些吉利话。边说边从另一侧的挎包中掏出一个小本。请我签名。恭恭敬敬,特地翻开册页空白处,请我签在最上头。我也没有多想,欣然从命,写下大名,并依他吩咐,又写下家里人口。才发现人口后面一栏,便是供奉金额。

我意识到了不妥,但已骑虎难下。和尚则翻到册子的扉页,上有每个祈求项的供奉金额,各自几百不等。和尚道,就是一个心意,多少不限,但不作兴不给。我掏出口袋中的碎钱,其实也不多,给了几十了事。和尚告别。我则留在原地,想了大概几秒。才想清楚,这是被人骗了。想到这回人家骗我上当如行云流水一般,忽然兴奋不已。

周末其实是到公司混食堂的午饭吃,吃完也是无事

作者  | 2017-4-5 17:42:21 | 阅读(1510) |评论(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许亿 
地产从业人士,专栏作家

 其他

 发消息  写留言

 
努力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